我的2020年:大龄转行,从零开始

预警:本文只是我写给自己的流水账和感想,不一定适合其他人,请谨慎阅读(如果有人阅读的话)。另外我已经习惯了版本管理,所以本文将不断更新(先出一个版本,然后迭代嘛)。

十四五岁的时候,从书本中读到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·盖茨的故事,知道编写软件可以赚钱。于是有人问我长大要做什么的时候,我回答:写软件卖钱。

在那个贫穷且闭塞的偏远乡镇,没有图书馆,才通电不久,文化水平最高的人也只是读过中专。彼时,整个乡镇里也没有人见过真正的计算机,更不会有人想到可以靠制作软件谋生——除了我。

我没有异想天开。事实证明,我的确热爱且擅长此事——即使在我读了以没头没脑做实验为特点的化学专业、在毫无技术含量的郊区小私企干了近十年的“营销”后,我也可以靠自学迅速转行去写软件。

时移事易,少年时憧憬的是单枪匹马做出一款软件产品,卖给亿万人。通过卖软件赚钱,在国内早已行不通。我现在是在一个机器人创业公司,以团队的方式实现梦想。

在2021年的第三天,算一算我的软件职业生涯,刚好一年零一个半月。是时候盘点一下了。

我现在做什么?

自2019年11月中旬起,我开始了我的第四份、也是第一份正常行业的职业生涯,在一家外资机器人公司做软件工程师。我参与了两个机器人项目,主要的语言是Python和JavaScript,少量bash script和极少量的C++。用到的框架都是我此前没有接触过的,包括机器人方面的ROS,应用层的Django和Vue。在最近的项目里,我们开始采用了Python里较新的特性,如asyncio和typing。前端方面,我引入了Vuex和Vue Router。

在掌握各种新技术之外,我得到的最大收获是:工作环境终于正常了。因为公司的成本是由专业的风险投资支持的,投资方本身也是靠技术获取财富的,避免了原来在国内小私企里的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。(这点留待以后更新。)

我的2020年书单

在投入全新行业的第一年,我每天上下班总共通勤三四个小时,所以阅读不多。以下选取5本我在2020年读过的、对我个人有很大提升的书籍。

  • 《ROS高效机器人编程》
  • 《Fluent Python》
  • 《Go语言趣学指南》
  • 《达芬奇传》
  • 《普林斯顿概率论读本》

外一篇:我是如何转行的?

2019年10月,在招聘Apps上更新求职信息的时候,我刚刚迈入33周岁。在此前的岁月中,我先后在三家倒卖生物、化学检测耗材的小私企担任所谓的“营销”工作。再往前,我在北京某大学学习化学。在跌入化学这个几乎万劫不复的天坑前,我做了一个让我悔恨终身的决定:在专业填报的第三志愿里勾选了“化学”。所以,我的软件开发技能完全靠自学。

虽然在大学一年级必修C语言和数据结构与算法,但这两门课本身是有很大问题的——它们没有用在化学类专业的后续课程中,也没有联系计算机体系结构、操作系统等知识,所以我很快就忘光了。Google Application Engine (SAE)开放后,网上有关云计算的宣传如潮水般涌来,我体验了一下免费的GAE应用,并因此学会了Python。我还自学过C++和C#。

选择第一份工作的时候,我没有考虑过做软件。当时盗版横行,国内无人愿意为软件付费,而移动互联网尚未起步。

幸好,在各种无意义的工作之余,我一直保持对技术行业的关注,并倒腾了Linux和Web技术。通过各个科技公司(主要是Google、Apple和Nvidia)的产品发布会、技术资料,我对逐渐兴起的深度学习发生了浓厚兴趣。

从2018年开始,我开始自学深度学习,筹备转行。与此同时,我开始重视邻居给我介绍的女孩(毕竟我年纪不小了),其中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隐约表达了我没有什么好工作的意思——这点我有自知之明。

2019年3月,在某小私企连续一个多月加班到晚上10点。有一天晚上7点多,我刚刚整理好给设计师的一些文稿,准备去洗手间。走到一个小车间附近,突然闻到一股极其刺鼻的味道,胃里恶心得想要呕吐。小私企老板想要仿制国外的产品,用含氯的羟基化合物处理硅胶颗粒。为了躲避安监,只能在街道办(相隔两百米远)下班后再开启反应,负责人投料后就回家了。接下来的一两周,私企老板莫名其妙发了几次彪。我仔细考虑过后,决定不再陪傻Ⅹ折腾了,迅速离职。

此后的半年时间里,我将大部分时间用在了深度学习上。在学习和实现图片分类、物体检测和语义分割算法的时候,我颇为顺利。后来接触到自然语言处理,我的数学知识无法应付了,顿感吃力。加上此时积蓄不多,很快要挨饿,只能赶紧找份工作了。

我找软件开发工作还挺顺利的。在招聘Apps上几乎每天都有人发邀请,我一般只聊几句。后来第一次去面试,了解到公司有专业风投支持、老板的教育背景很好、机器人行业前景还不错,也就认真起来,经过两轮面试后就入职了。

(未完待续)

发表评论